问答:克劳迪奥·米兰达

  CPG与奥斯卡奖得主摄像师讨论卡梅隆新作《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以下简称《少年派》)以及这部电影所显示出3D在电影叙述方面的潜力。

ang.png

  《少年派》讲述的是一位少年和一只孟加拉虎在一艘救生艇上一起漂泊的故事。这部电影基本上看不出刻意添加的电影元素。在拍摄过程中遇到的所有挑战中,来自后勤保障方面的巨大阻力使很多人认为这部以晏马特尔在2001年发表的小说为原型的电影不可能出现在银幕上。甚至这部电影的导演李安,这位已经获得过两次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大导,也曾为这部“不可能”的电影有过挣扎。但是李安最后发现3D的丰富性和广维性会使叙事更有深度并展现他独特的艺术眼光。

  李安选择在智利出生的克劳迪奥·米兰达作为他的摄影师,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优秀作品《特隆:遗产》以及他对《本杰明.巴顿》出色的数码处理。《少年派》在全世界范围内获得好评并收获巨额票房。它获得了11项奥斯卡提名,并在周日的颁奖典礼上收获四项大奖,包括最佳导演奖,最佳视觉效果奖,最佳原创配乐奖,以及米兰达获得的最佳摄影奖。在过去的四年里,CPG出品的3部3D电影都获得了最佳摄影奖的提名并收获了大奖。

  CPG运用了多项专利技术,将《少年派》中的艺术效果从前期制作搬到屏幕上。米兰达与CPG的联合创始人以及联席主席文斯·佩斯在《特隆:遗产》与《少年派》中都保持着紧密的合作。CPG团队在印度和台湾都建有170万加仑的大水槽用于水景的拍摄。《少年派》为CPG赢得了认证资格,使最高质量的立体制作以及3D媒体制作得到保障。获得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3D电影都是经过CPG认证了的。

  CPG在它的首次全球“3D展”系列中展示了它领先的创意和技术。在米兰达凭借《少年派》获得奥斯卡最佳摄影奖之前,CPG与米兰达在他洛杉矶的家里进行了谈话。

  CPG:那么,你租晚礼服了吗?

  克劳迪奥·米兰达:事实上,我获得过一次(笑)。我必须得租。

  CPG: 能告诉我们你是怎样获得在《少年派》中的这份工作的吗?

  CM:可能是因为《特隆:遗产》。也有那么一点可能是因为《本杰明巴顿》。李安导演看过这两部电影。《巴顿》是一部很好看的电影,里面充满了各种数码效果,《特隆》也是一部非常好看的3D电影。我从来没有想过李安会涉足3D电影,因为他的其他电影的胶片拍摄和范围(与银幕电影的纵横比一样)。但是他知道需要将3D技术运用到他的电影中,所以我认为这是为什么会选择我做这份工作的原因。

  CPG:《特隆:遗产》是你第一次接触3D电影吗?

  CM:是的。很多人都在谈论如何将3D技术运用到后期制作中。我们感觉到的只是应该将3D技术用到摄影中。

  CPG:你怎么看你跟CPG在这部电影中紧密合作的经历?

  CM:非常棒。一开始,是韦恩斯和CPG的其他成员在温哥华和我对接。韦恩斯给我提供了基本的信息。当我觉得有兴趣时,我就继续下去了。

  CPG:我们听说在拍摄《少年派》之前你和李安通过研究失败的3D电影来自学。

  CM:我们从一部特别失败的3D电影中学到了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我不会说是哪一部。比如说,他们用了紧快门的角度结果造成了晃动(在电影播放过程中出现的断断续续的效果)。在电影院看到这种效果会令人感觉不舒服。快门越紧,每一个胶片就会越清脆。这就像你在拍摄静像的时候也想清楚地捕捉到孩子在半空中的景象,所以你就用了非常紧的快门。但是在3D技术领域里,在摄像头里的模糊会成为你的朋友,因为胶片之间的模糊可以使画面更流畅。这就避免了那种令人不舒服的快门效果出现在银幕上,也降低了观众的3D体验。在《少年派》的拍摄中,我们更倾向于用更快的帧速率和长快门。

  CPG:很明显,3D技术在《少年派》中的应用为大家提供了惊人的视觉效果。并且,它也在故事讲述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CM:李安对于过度修饰很敏感。如果任何时间字符或物体因为3D处理而看起来被缩小的话,我们就会另想办法。但是有时候会有有助于故事叙述的情况。有一个场景我们是想让救生艇看起来真的非常小,所以我们扩大拍摄范围(两个透镜中心之间的距离)来形成缩小的效果,这使得救生艇看起来像一个玩具模型一样。这是为了故事叙述服务的,为了突出派的孤独,他就像是大洋上的一个小斑点。我们想用3D效果来突出情节和人物。当一个角色需要重点突出时,你可以将他的头向前突出,这就像他是出现在你的空间里一样。李安也非常喜欢这个想法。就是在船沉没的那个场景,在银幕上,派是出现在观看者的这个角度的。他在银幕里面背对着观看者的方向目睹船的沉没,所以在他的过去和新的世界之间出现了视觉上的分离,这种感觉就是通过目睹船沉没的场景表达出来的。因此,3D效果确实对故事的叙事有很好的效果。

  CPG:你在《少年派》的拍摄过程中又学到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吗?

  CM:对于我来说,《特隆》就是制作好的3D电影的案例。我没有将此与观众的回应联系在一起。所以只从叙事的角度来制作电影确实是一件新鲜的事情。我需要思考怎样把3D制作出来并呈现给大家。并不只是关于人们如何走进和走出房间,而且得考虑到放置问题对于观众情绪的影响。我们也曾多次实验需要多少种不同的放映机才会使观众有这种感觉:这像我亲身经历吗?能不能再模仿像一点?是积极还是消极?这些就是我们在试验的东西。

  CPG:詹姆斯卡梅隆说过《少年派》中的3D技术可以运用到更小,更亲密的电影中。你同意吗?

  CM:李安觉得《少年派》是第一部作为3D艺术电影被放映的。我们觉得有必要继续探索这一新媒体。我们必须努力去做这件事情。

  CPG:将3D效果用到《少年派》中有影响到你的拍摄吗?

  CM:没有。我们用了Arri Alexa。我们试验了很多的摄像机。当时,它将水的的压力控制在了最好的状态。摄像机在不断地改进中。每一次拍摄的时候,都有测试摄像机做需要的试验。

  CPG:你为什么会选择与CPG合作来拍摄《少年派》呢?

  CM:他们为我提供我需要的任何东西。我知道我非常需要一台水下3D装置。他们也了解Alexa到会被装置到这台设备里。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做到这件事情,我甚至没有和其他任何人做过测试。我跟韦恩斯谈过,告诉他我确实需要这台摄影装置,并且这件事情需要定下来。因此他们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这是我第一次用3D装置到水下拍摄。

  CPG:在台湾还有CPG的专家吗?

  CM:我们在台湾还有很多来自CPG 的专家,包括给3D拍摄提供建议的立体画家们。

  CPG:你有注意到在拍摄《特隆》和《少年派》之间3D科技有什么大的发展吗?

  CM:韦恩斯又给我看过一些新的装置(智能装置),这些装置都有巨大的改进,并且用起来更方便。所以即使是我们在拍摄《少年派》期间,这些设备都在不断地被改进中。

  CPG:你有考虑过在《少年派》的后期制作中进行转换吗?

  CM:没有。我们对在电影中保存大量海洋景色抱有很大希望。我只是不能明白你要怎样去截断水流使它向摄像机相反的方向运动,或者流向你这边,或者从旁边流过又或者从上面淌过。你要怎样去隔断和分开它才能在后期制作中进行转换呢?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所见到过的转换都没有使我信服过。我没在《少年派》和《特隆》中看到这种迹象。

  CPG:在《少年派》中有你最喜欢的3D效果的场景吗?

  CM:我觉得船沉没的那个场景就是非常棒的3D场景。我喜欢水最自然的状态。我有做过很多关于水景的3D试验。当你看到水面在银幕上端的三分之一映衬着银幕下端的三分之一的场景时,你会觉得非常有趣。如果水面在在高于银幕的半空中时,观众会产生情绪反应,会有溺水的感觉,很不安。

  CPG:你觉得《少年派》会被制作成非3D电影吗?

  CM:李安认为这部电影必须制作成3D电影。对于他来说这是唯一的选择。我已经看过这部电影的3D版和2D版了。你知道吗,人有时候就是会很怀念某些东西。在2D效果下,水看起来就是平面的,可是在3D效果下看起来更具有质感。你说,哪一种选择对《少年派》更有意义呢?

  李安喜欢3D,我也是。他会经常尝试用3D技术,并对结果非常满意。他经常说要创造一种新的语言用一种新的方式来讲述故事。而在这部被之前称之为不可能的电影中,他发现了也许3D效果会带来新的特点。我们觉得还可以从3D中学到很多东西,我们可以去尝试但还未涉足的东西。 

2014 版权所有 卡梅隆佩斯(中国)集团 
首页|公司概况|培训教育|公司新闻|关于GPG|联系我们
津ICP备13002967号-1